胡言乱语芝加哥02

*全美第二大城市*
 
      12月20日,多云间或晴,风力不详,气温约摄氏0度,后来据很多人说我来的正是时候,Chicago刚从前几周的严寒转暖。从Providence起飞2个半小时左右之后,我顺利降落在Chicago这个号称全美第二大城市的O’Hare国际机场。前来接机的李猛和利平看到我的第一句话是:“你的航班提早了。”我看了看手机时钟很纳闷:“我降落时应该是下午两点前后,而机票的网上订单明明写着到达时间是下午1点15呀。”“现在是1点15呀,哎呀,你的表走的还是东部时间,Chicago是中部时间,时差一个小时呢。赶紧把你的表拨过来吧。”我依照一贯的懒汉逻辑拒绝了利平的建议:“我现在拨回来,过几天回去还得再拨回去,多麻烦啊。”正是这个固执己见引起了以后数日我频繁加减美国中部、东部时间以及北京时间的紊乱,常常是在半梦半醒之间拿起手机算出北京时间已过午夜12点,只好打消往国内打电话的念头了。
       O’Hare机场的地下通道直达芝加哥CTA Train的蓝线。CTA是Chicago主要的公共交通公司,主要经营Chicago区内的Bus与Train业务。另一家名为Metra的公司主营Chicago与其他城市,包括跨州的train业务。U of Chicago在59th Street,李猛与利平住在56th Street与Kimbark Ave的intersection,两者相邻。所以要从U of Chicago或李猛、利平的住所前往downtown有相同的三种选择:一是坐Metra的train,如果是快车的话只要3站就到downtown的Michigan Ave,这是Chicago最繁华的街;二是坐CTA的6路bus,但是需要步行20分钟左才能抵达bus stop;三是走一个block然后搭乘55路CTA Bus到Garfield下,然后换乘CTA红线train经6站左右抵达位于downtown的Jackson站,Jackson站以及其相邻的Washington等站是CTA红、蓝、紫、橙线train的交汇与换乘站,从地图上看四种颜色的train route自Chicago郊区的不同方向在此汇聚成一个粗线条的矩形。
       今年9月起周飞舟在Harvard做一年的访问学者。我之前都不知道此事,要不然感恩节去Boston玩时一定找他请客。他于同一天从Boston飞抵Chicago,落地时间比我晚两个小时左右。李猛决定自己留下来等周飞舟,由利平先带我回家。女性似乎与地理绝缘,更确切地说女性似乎是天生的路盲,至少我认识的女娃、女生、女孩、女人、老女人没有例外。当我们往侯机楼外走时,利平居然已经忘了10分钟前她和李猛是从哪个门进来的。唉,枉费李猛刚才嘱咐了她一通回家途中的换车路线,却惟独忘了告诉她该从哪个候机厅大门出去。询问了一个机场工作人员后,我们下到了通往CTA蓝线Train的地下通道,走出了大约100米时,我再次对此后几天的行程产生了强烈的不安,更为乌龟的未来担忧:利平忘了带钥匙,只好走回候机厅借李猛的钥匙。由一个对缺乏方向感并且丢三落四的女孩做guide,这和盲人骑瞎马有何区别?
       尽管利平拍着胸脯保证她能顺利领我回到家,可是她显然也是第二次搭乘CTA的train——第一次是一个小时前她和李猛来机场,而且显然当时车票也是李猛帮她买的,因为现在轮到我要买车票时,她不知如何操作。我们在自动售票机前钻研了10分钟才搞定。CTA的车票是一张名片大小的纸卡片,其本质就是一张冲值卡。自动售票机上有A,B,C三个按钮,A是购买新车票,B是查询车票中的余额,C是给车票冲值。新车票的面值视乎投入售票机的金额而定,如果放进的是一张10元面值的纸币,售票机就吐出一张车票,票面没有显示金额,但如果按B钮就可以查出这张车票为10元面值。如果不是李猛叮嘱买10元面额的车票,利平显然将领着我滞留在CTA的铁道沿线某个车站了。
       早就听闻Chicago黑人众多,可我不理解的是O’Hare国际机场这一站为何有那么多的黑人乘客,而且男女老少中青年呈均匀分布,一节车厢基本坐满,就我们两个亚裔,两、三个白人,其余都是黑人。这种乘车经历除了Chicago可能也只发生在New Orlean那种南方城市或者非洲地区了,如果非洲也有这种city train的话。种族偏见显然是如解构主义者所言的权力与知识建构的结果。比如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不抱种族偏见的,但在道听途说了很多关于Chicago黑人犯罪的故事(比如他们为了买bus车票敲破别人的车窗抢两个quarter的硬币)后,不由得不对他们生起戒心。从O’Hare到红蓝线换成站Jackson,再从Garfield坐bus到利平他们家,目之所及沿途上下车的80%是黑人。大约2个小时后,我们抵达了目的地——从Chicago西北郊区的O’Hare机场到南边郊区的U of Chicago地带,途中我没望见一丝downtown的影子,看来是在我们的train行走于地下的某几个车站时错过了。Chicago到底有
多大好打个问号了。

About Hongwei Xu

I'm a social demographer, a single-child, a husband, and a fath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条 胡言乱语芝加哥02 的回复

  1. song说道:

    李猛 是那个大一时候的帅哥老师 GRE满分的那个不?你可够有面子的。嫂子就是嫂子,你居然直呼其名,过分。打PP

  2. Hongwei说道:

    除了这个李猛还有哪个?不过他不算帅吧

  3. liao说道:

    好了,知道利平是何许人了前面的问题不用回答了p.s. 严重声明,本人方向感极好,与“路痴“、“路盲”词类称呼毫不搭界的!(当然,偶也有可能在你“认识的女娃、女生、女孩、女人、老女人“之外,嗬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