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乱语芝加哥08

*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下)*

         选择参观Field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几天它举办了两个special exhibitions,一是Pompeii遗迹,一是中国恐龙展。

         Pompeii遗迹最惊人,也是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受火山灰掩盖而得以保存近两千年的完整性。试想,当你吹去覆盖其上的火山灰,看到了一个城市,这个城市的模样与两千年前它的居民看到的没有多大分别;更骇人的是,你此刻看到的或蜷缩,或匍匐,或挣扎的居民模样正是他们两千年前的那个下午临死前欲于死地中求生的一博。这是何等的惊心动魄!

         不过话说回来,展品中最丰富的当数当时生活在Pompeii的富人家的黄金首饰,包括耳环,项链,手镯,戒指等,可见他们还是暴有钱的。而展出的穷人家的物件大抵只有他们自己逝去的肉身模型了。

         我们没有找到专设的中国恐龙展厅,但是一楼大厅当中和二楼南北两端立着几幅恐龙骨架,电视电影中见过多次被“复活”的它们,此刻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实物标本。也许是耳濡目染过甚的缘故,现在见了也不甚稀奇,如果换成看“恐龙特急克赛号”时的年纪,恐怕会兴奋地哇哇大叫。

         地下一层有个埃及厅,入口与通道修饰成进入真正的金字塔一般。我们沿着只够一人通过的悬梯一级级往下,仿佛探险家们从金字塔的顶端盘旋进入金字塔底部,两边的墙壁是厚重的立方体石块构建。下到底部后一面墙上钉有一块指示方向的铭牌,上面还刻着字——“盗墓贼向此前进”。踏着盗墓贼的脚步,我们来到灯光昏暗的正式展厅,但是这种“恐怖“布景转瞬就被很多活蹦乱跳的小孩破坏了,他们是幸福的。玻璃幕墙后面立着大大小小的木乃伊”棺材“,想看裸露的木乃伊是没戏的。

         二楼主要是生物、地质展厅,包括一个看似很多的植物厅,因为离闭馆时间不远,而且我和利平对植物缺乏浓厚的兴趣,所以没有进去,只是进了中国玉器展厅观花一把,由此也可见中国文物在美国博物馆馆藏中的地位了。玉是为中国宝石文化所特别欣赏的,从平常富家子弟小姐随身佩戴或作定情之用的玉佩,到军事指挥中猛将兄们用以发号施令的虎符,乃至帝王用来盖章、象征王权的传国玉玺,无不是玉制的。在中国文化圈以外的地区,类似现象是不多见的。

         出了Field已是天黑黑了,肚子开始抗议,我急切地想闻一闻李猛老师有没有把晚饭做好。

About Hongwei Xu

I'm a social demographer, a single-child, a husband, and a fath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