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乱语芝加哥11

*University of Chicago*
 
       临走前一天,也就是Christmas Day,我才想起还没去芝大朝圣呢。芝大campus以其哥特式建筑著称,房顶各角矗立着比例瘦长的尖顶,这些尖顶有专门的建筑学术语——“尖券”,以期造成整幢房屋的挺拔向上之势与冲入云霄之感。最有意思的东西是雕刻于一些拱门或墙壁上的芝大symbol,这个symbol是个长着一对翅膀的怪鸟,模样有些狰狞,貌似史前生物。
       在一个院子里有一条结冰的小水渠,渠宽2米左右,长不过15米左右,连接着两端各一个方形水池。一座宽不过1米的小石桥横跨水渠,利平说这小桥号称情人桥,而水渠两端的池子里长着莲花。我不禁想这小桥上最多同时站两对情侣赏莲花,再多一对情侣就有人要落水了。
       和我所在的Brown以及我游览过的Harvard一样,芝大拥有不止一个图书馆。我指的图书馆不是北大各个院系办公楼里只允许本系学生外借书籍的系图书馆,而是面向全校的公关图书馆。芝大的人类学系独占一幢紧挨某个图书馆的楼。利平说芝大的人类学系才是全美第一的,而且对语言要求极高,所以有排外倾向,基本不招国际学生,近十年来只有一个中国学生有幸入学。李猛邀请了这个中国学生来吃Christmas Day的晚饭,那时我才知道他实际上学的是考古专业,很奇怪吧,考古学专业居然设置在人类学系里。相比之下Harvard人类学系就“宽容”多了,最近几年都招过中国学生。
       芝大的Sociology和其他几个社会科学系合用一幢楼——Social Science Research。我觉得这有点不象话,要知道Brown Sociology都有自己独立的一幢楼呢。因为不是独立的楼,所以利平没有大门的钥匙,遗憾呀,没能参观一下芝大Sociology的内景,我还想瞻仰一下上至Park,下至Coleman的巨幅挂像呢。
       另外一件憾事是利平居然不知道芝大Economics的楼在哪,让我吐血,好不容易来一趟Chicago的呀。
       不过塞翁失马,在回去的路上,利平带我看了一幢精品建筑——Robie House,这可是真正的大师作品哦,它的设计者是Frank Wright。这幢Robie House是Wright最著名的"prairie house"建筑作品之一。如果你不知道Frank Wright是何许人,请看一下下面的这张“流水别墅”照片。(左下是我和利平看到的Robie House,右下是“流水别墅”,均属出自Frank Wright之手的"prairie house"系列)

About Hongwei Xu

I'm a social demographer, a single-child, a husband, and a fath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胡言乱语芝加哥11 的回复

  1. liao说道:

    这个 “流水别墅“ 大四的时候上“建筑赏析课“ 看过p.s. 利平是何许人啊

  2. Hongwei说道:

    这个“流水别墅”中学美术课本上有利平,单姓一个“王”字,乌龟之gf,我的未来大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