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消逝的抗战老兵

2007年6月6日下午2时15分,最后一个幸存的台儿庄战役指挥官,曾任国民党少将师长的仵(音‘伍’)德厚将军因病去世。
花了一下午时间在网上寻找2004年凤凰卫视对老英雄的专访,可惜没发现下载,只找到一个在线视频:http://cncmax.yoqoo.com/v_show/id_XMjAyODIzMg==.html
一个人关起房门,拉上窗帘,躲在小屋里,戴上耳机,边看边擦眼泪。
老英雄回忆起当年并肩作战,但没能活着看到抗日胜利的弟兄们时,一边啜泣一边说道:“自己想起来,也觉得,每一次战斗下来的时候,自己觉得和自己在一块儿的弟兄,多年的弟兄,最后(牺牲了),他们是为国家,他们死的有价值,我没有死。几千人跟着我干,跟着我送了命,我自己怎么能不难过,提起战斗,当时自己能忍耐着就过去了,最后一想起来,哎,自己每吃饭就想起来,都是同在一块儿的弟兄,受伤三四次,回来仍然战斗。我说中国人民有这样的好儿女,中国亡不了。”俺的泪腺就跟中午洗菜时的自来水龙头一样了。
片子的最后是凤凰卫视的记者租了一辆出租带着老英雄去他结婚三十年,但在一起不超过三年的发妻的坟头。老英雄因为患病、身体不好,已经四、五年没来给妻子上坟了。此刻老英雄对着那掊黄土,泪流满面:“今年有香港(凤凰)卫视的几位把我带这儿来,我今生没有再拜你的时候了,这是最后一次,我到你坟上来看你,我对不起你,一生也是三十年的夫妻,能在一块儿(才)几天,孩子们是你养大的,我没有照顾你们一天,你临走,我连面都没有见,我对不起你,也很伤心。”看到这儿,俺连擦眼泪的劲都散掉了。
MAY OUR HERO REST IN PEACE.
 
*************************************************************
仵德厚1910年2007年6月6日),中国陕西三原县人,国民革命军少将师长。1926年加入冯玉祥西北军,参加过的战斗以台儿庄大捷最为出名、以武汉外围的战斗最为残酷。

仵生于一个小商人家庭。1926年因军阀混战,仵德厚的父亲破产,刚考入三原师范学校的仵德厚投笔从戎,成为西北军一名普通的士兵。1930年西北军解体之后随残部并入国民革命军第30军,曾参与对江西中央苏区的围剿。1938年台儿庄战役时任第二集团军30师88旅176团第三营营长、敢死队队长。抗日战争时仵德厚率部与日军血战数十次,因战功先后被授予:甲种一等嘉禾勋章华胄荣誉勋章宝鼎二等勋章1941年,仵德厚中央军校成都分校高教班学习,毕业后任國民政府第30军27师少将副师长。1948年7月至1949年4月解放军围攻太原时,任国民革命军第30军27师少将副师长率所部驻守太原,配合27师师长戴炳南瓦解了30军军长黄樵松计划向人民解放军投诚的计划。黄樵松因此遇害,同时遇害的还有与其谈判投诚计划的人民解放军8纵参谋处长晋夫等两名干部。值得一提的是,晋夫是代替时任8纵政治部主任的胡耀邦前往谈判的。仵德厚因此功被国民政府提拔为27师师长,而城破被俘后,则被判徒刑十年。

1959年,仵德厚十年刑满释放,服刑期间仵德厚认罪表现积极。服刑后又被指定到山西省太原东台堡太原砖厂当工人,并没有获得完全的自由。

1975年毛泽东签署发布“凡在国民党县团级以上军警宪特一律释放,与家人团聚“的命令,仵德厚得以返回家乡,但他父亲及夫人在不久前均已去世。结婚30多年,仵德厚和夫人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不到两年。获释之后,仵德厚一直居住于陕西省泾阳县龙泉乡雒仵村,过着清苦的农耕生活。

1986年,仵德厚被吸收为县政协委员。

仵於2007年4月初因前列腺疾病與肺炎住進泾阳县人民医院,同年6月6日下午2时15分,仵在泾阳县龙泉乡雒仵村家中去世,6月10日举行遺體告别式。 (From Wikipedia)

*************************************************************

About Hongwei Xu

I'm a social demographer, a single-child, a husband, and a fath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条 又一个消逝的抗战老兵 的回复

  1. Nan说道:

    国内媒体也能以显要位置报道他病逝的消息,并对他以“抗战英雄”相称,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有多少像他这样“抗日”也“抗共”的国民党军人直到死去也还是戴罪之身,不能被承认的呢。

  2. Yin说道:

    我在天涯上也看到了许多这位老英雄的消息,还记得天涯上的标题大概是“一位抗日老英雄的最后遗言—给政府添麻烦了”。
    现在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关注被“内战历史”埋没掉的“抗战英雄”,先烈们地下有知终于也能欣慰些许了。

  3. Yin说道:

    我在天涯上也看到了许多这位老英雄的消息,还记得天涯上的标题大概是“一位抗日老英雄的最后遗言—给政府添麻烦了”。
    现在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关注被“内战历史”埋没掉的“抗战英雄”,先烈们地下有知终于也能欣慰些许了。

  4. Yin说道:

    我在天涯上也看到了许多这位老英雄的消息,还记得天涯上的标题大概是“一位抗日老英雄的最后遗言—给政府添麻烦了”。
    现在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关注被“内战历史”埋没掉的“抗战英雄”,先烈们地下有知终于也能欣慰些许了。

  5. sophia说道:

    很好,很感人。
    另外,我今天在CITY看到达赖喇嘛一行几人。。。服装很是挑眼。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