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纪念VeryCD君

发信人: Antiqueder (Tim Antiqueder Renaissance), 信区: Pictures
标  题: [原创] 纪念VeryCD君
发信站: 南京大学小百合站 (Wed Dec  9 16:46:58 2009)

中华民国98年12月9日,就是众多网友为当日在广电总局手下遇害的的VeryCD和btchina两
君开追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礼堂外徘徊,遇见程君,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
VeryCD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先生之前是经
常上电驴下松岛枫的”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中意的专辑、电影以及女优,大概是因
为往往年代久远,资源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能细水长流提供下载速度
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
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
——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二十多个p2p下载网站的血,洋溢在我的
周围 ,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
而此后几个所谓专家叫兽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
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
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面对世界上最大的局域网,
敢于看着自己的祖国一步步堕落为朝鲜。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网络又常常为
庸人管理,以高耸的防火长城和监控措施,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淡的血腥味和一片和
谐盛世之景。在这充斥血色和微漠悲哀的盛世之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
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局域网里活者;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youtube和
facebook的惨死也已大半年的光景,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
了。

在二十余被害的p2p网站之中,VeryCD是我常去的。从小众的专辑到大众的美剧,,我
应该对她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她不是如新浪,百度等”苟活到现在”的那些自我阉割的蛇鼠
之辈,是为了文化自由而死的中国的青年。

我在12月8日晚上,才用电驴下载了最新的一集Bigbang;今日便得到噩耗,说广电总局居
然开枪,死伤至数百人,而VeryCD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
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有残到
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VeryCD,更何至于无端在广电总局门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整个网站已经无法访问。还有一则,是早先
btchina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关闭,简直是彻底封杀,因为甚至服务器ip都已经ping不通了。

但天朝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破坏文化和谐的一小撮”!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
是受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
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她,VeryCD君,素来是为广大网民服务的。自然,下载影视资源而已
,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噩运。但竟在广电总局的枪口下喋血了,早在一年
前,坊间就开始风传,天朝政府要收拾他们互联网,于是youtbe倒下了,接着是
facebook,同去的twitter君刚想扶起她,也中了四弹, 立仆;同去的中国友人饭否君又想去扶起
她,也被击中,ip封锁加连接重置。但她还能挣扎的坐起来,于是信息产业部悍然吊销勒
她的ICP执照,于是死掉了。

始终默默提供资源的的VeryCD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沉勇而友爱
的btchina也死掉了,有她自己的尸骸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英文版google还在
医院里呻吟,时而无法登陆。当三个女子从容地转辗于高科技所发明的GFW的时候,这是怎
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广电总局屠戮妇婴的伟绩,信息产业部的封锁网络武功,不幸全
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

但是中外的杀人者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血污……。

时间永是流驶,网络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网站,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记忆
尚好的网民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五毛党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
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人类为自由而斗争的前行的历史,
正如柏林墙的倒塌,无数沉默勇士的前赴后继,才换来最后的胜利,但广电总局和GFW
是不可战胜的,因为这是在中国。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
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
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
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掌管文化的相关部门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柔弱中
国的网站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中国互联网人的办事,是始于去年的,在网易当年对于网友评论的态度,虽然是极
少数,但看那最大限度维护言论自由的决绝,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让人为之感叹。
至于这一回监管部门前所未有的施暴 ,则更足以让更多的懵懂网民意识到互联网自由
的珍贵。倘要寻求这一次死伤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于此吧。

幸而我们还有代理,幸而我们还有VPN,幸而我们还有自由门。防火墙内者在血腥味的
盛世和谐中,尚能依稀忆起当年自由畅通的味道;而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VeryCD君!

About Hongwei Xu

I'm a social demographer, a single-child, a husband, and a fath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