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记之:领证(下)

大小熊快马加鞭从顺义赶到东城区的SH办公楼,时间已迫近28日下午3、4点。花言巧语摆平了一个劲“有预约吗?没预约不让进”的保安后,大小熊凭记忆与指示牌摸索到了4年前到过的那间人事办公室。依稀是当年的格局,30来平米的屋子因为两张靠窗搭在一起的办公桌而显得特别宽敞。靠近门口处横置的一张躺椅以及压在它身上的中年男子彰显着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优越性。从一台29寸的CRT大彩电中传来的电视剧声时刻提醒着每位来访者这间办公室的地位。

“干什么的?”办公桌后眯着眼盯着电视的中年男保持着高度的警觉度。

“俺要结婚了,这是俺未来媳妇儿。俺想借出户籍卡,去民政局盖个章。”接着,大熊嘎嘣嘎嘣,竹筒倒豆子般交代了事情原委。期间因为躺椅男“登东山而小鲁”的纵横捭阖之气,以及电视男“忠于革命忠于党”的坚毅凶猛,大熊的自我陈述时而如领导来视察时的黄果树瀑布,时而如外地游客慕名而来的黄果树瀑布。小熊不时地用更流利的表达重复一遍大熊的磕巴。

“咱们这儿今天不办理户口的事。”电视男做了总结陈词。

“哪天才办呢?”

“周三下午。”

“啊,那俺们岂不是要等到明年……”大熊紧张地数指头,“1月2日?还是3日?”

“这元旦放假的,谁给你办这事儿啊?!”

“可俺们要赶紧领结婚证,才能早点去美国使馆办签证,拜访两家亲友,准备婚宴,打点俺媳妇的行囊……”

“行了行了,过完元旦再来吧。”

大小熊走出SH大楼时,音乐响起,“雪花那个飘呀~~~”

预知后事如何,请关注下期即将播出的《结婚记之领证之完结篇》

About Hongwei Xu

I'm a social demographer, a single-child, a husband, and a fath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Family.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结婚记之:领证(下) 的回复

  1. 小熊说道:

    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个中年男搭理过我们了,只记得几个中年男自顾自打着官腔侃大山,只有小姑娘一边反复跟我们说“要领导签字,领导只有每周三下午签这个”,一边拿眼睛偷瞄中年男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